新浪财报电话会议实录:正对微博及门户业务进行成本控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05 22:17

划重点

目前我们第一季度关注的重点不是营收的增长,更关注的是净利润,可能毛利率会降低1%-2%。

微博的准则是不在平台内容获取和创造方面有太大的花销,因为社交媒体的本质就是用户们利用这个平台创造内容,并且和其他的用户共同分享内容。

我们目前已经在微博还有门户业务方面进行了成本控制,包括员工数量,营销成本等等方面。我们今年会努力提高成本效率。

腾讯科技讯3月5日,新浪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新浪四季度营收5.73亿美元,预期5.69亿美元。净营收在美国会计准则和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较上年同期均增长14%,分别增至5.730亿美元和5.704亿美元。广告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14%,至4.843亿美元。非广告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12%,至8870万美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非广告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13%,至8610万美元。

财报发布后,新浪CEO曹国伟,CFO财务官张怿等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

以下是新浪四季度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主要问题及回答内容摘要。

美银美林分析师:我的问题有关于媒体门户。对于效果广告(Performance-based Advertising)的需求持续增长,其他数字营销公司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媒体门户是否能对这些机会加以利用?

CEO曹国伟:的确如此。微博对于效果广告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微博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使用频率高,所以产生了大量的数据,所以就适用基于效果的广告。事实上,我们目前的效果广告中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由大客户在微博上投放的。但是门户是不一样的。由于内容的本质问题和用户行为,门户一直都不适用于效果广告。

所以如果倒退二十年看,无论是在PC端、移动端还是APP,对于效果广告来说都不是好的平台,因为没有足够的用户数据能够进行针对性的广告营销。现在情况有所改变,因为新闻APP也能够提供一些用户数据和针对性的广告营销,但是由于APP的规模还比较小,还不能适用效果广告。现在我认为通过普通的广告可以为关键客户创造营收,无论是PC端、移动端还是APP都是如此。

花旗集团分析师:感谢管理层回答我的问题。一季度的指引里面有多少是来自于微博与“一直播”的合并?一直播能给利润带来怎样的影响?收购一直播之后,这个平台能创造怎样的积极作用?

CEO曹国伟:我不能透露有关于微博营收指引的相关消息,或者说有多少是由一直播创造的,因为这个问题目前还不明朗。一直播在利润方面的影响比较大。一方面,从一季度甚至是全年来看,营收都在不断增长,营收本身的毛利率比较低。我们目前也在紧密跟进这个业务,目前我们关注的重点不是营收的增长,更关注的是净利润。所以可能毛利率会降低1%-2%,但是这个情况会改变的,在我们跟进这方面工作的过程中,我们会思考如何消除毛利率受到的负面影响,我们会更关注利润而不是营收。但是,在一季度的时候营收受到的影响不并不大,之后CFO财务官张怿会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

分析师:感谢管理层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有关于微博方面受到的竞争压力。今年动态消息广告的定价趋势会是怎样的?广告竞争会很激烈吗?另一个问题,在对于内容供应者的竞争方面,相比于去年,对于内容的竞争会更激烈还是会缓和?会有怎样的财务上的影响呢?这个问题可能更适合于微博,但是我会试着解答。2018年,我公司的整体发展局势较好,门户和微博方面都受到了市场趋势的影响,其中有很多的因素交织,有供应方面的,也有需求方面的。在供应方面,有很多的竞争对手提供了大量的内容,这个趋势将会在2019年一直持续下去,今年我们还会面临着竞争,因为供应变多,所以给定价造成了巨大压力。

我们目前无法对SME和效果广告受到的压力进行量化,竞争依旧会很激烈,只是目前无法进行量化。我认为我们的指引在某种层面上反映出了SME营收增长面临的定价压力,我们希望之后能解决这一问题,比如,很多领域因为受到了宏观经济环境和政策的影响,有了更大的需求,这也激励我们改善我们的算法,提供更具有针对性的结果。这是我们目前所努力的方向。对于你的问题,我认为今年动态消息的广告商面临的竞争会依旧非常激烈。

对于获取内容提供者的成本方面,微博的准则是不为内容付费。我们会为激励一些KOL而付费,这是为了在小范围内激励他们创造内容,贡献内容。但是总体来说,微博的准则是不在平台内容获取和创造方面有太大的花销,因为社交媒体的本质就是用户们利用这个平台创造内容,并且和其他的用户共同分享内容。这个趋势今年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我们不会在这方面增加花销或者产生更高的内容创造成本。

分析师:在业内目前有多家企业正在进行改革,简化内部的工作流程,降低了成本并且利润也趋于稳定。2019年,新浪和微博是否也同样会进行工作流程的简化来降低成本呢?

CEO曹国伟:这是肯定的。成本控制目前在本行业内是很普遍的做法,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目前已经在微博还有门户业务方面进行了成本控制,包括员工数量,营销成本等等方面。我们今年会努力提高成本效率。微博今年设立了合理的增长目标,但是同时我们还想更好地控制成本,这样我们就能在2019年继续维持营业利润。

对于门户业务来说,我们会采取同样的措施,但是成本控制可能会更加严格,这样一来,虽然营收增长会减慢,但是今年非微博业务的利润相比去年会增长。这是我们的目标,毫无疑问我们会继续努力在各个方面控制成本,提高经营效率。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 我的问题有关于SME。对于SME来说,不利的宏观经济环境和竞争压力哪个影响更大?CFO张怿曾经提到定价出现了降低,是实际定价降低了还是定价所占百分比相比去年出现了降低?

CFO财务官张怿:我认为这是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业内的某些领域出现了需求疲软,CEO曾经提到过的某些监管条例和政策也造成了影响,除此之外还有宏观经济的影响,但是我不否认也有竞争因素的作用。有竞争者提供了更多的内容供应,所以在一边你看到需求在减少,而在另一边供应却在增加,这就造成了公司把定价摆在关键位置。定价在不断降低,并且一年比一年低,相比起去年,定价是真的减少了,这就是目前的情况。为了应对这一情况,我们尝试着刺激需求,因为在过去我们忽略了某些领域的需求,所以我们现在要调度资源,关注这些领域。在技术方面,最有效的提高定价的方式就是提高转化率。这是我们目前采取的措施,我相信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就能够看到成果。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